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NMN對睡眠的調節

生物鐘的崩潰

生物鐘雖然自我調控能力很強大,但是我們還是能感受到生物鐘脆弱的一面:

長期不正常的作息規律、飲食、光線、年齡等因素都會干擾生物鐘的平衡。

這種失衡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感受到的,比如雖然科研成果告訴我們,開著

燈睡覺會擾亂生物鐘,導致容易變胖、小孩近視長不高等等,但短時間內伴

著人造光源入睡頂多會讓有些人的睡眠品質略有下降,長胖近視等變化是看不見摸不著的。

所以,如果你長期有睡眠障礙、睡眠品質差等問題,晝夜節律失調已經很嚴重了。

NMN改善睡眠的機制

好在生物鐘紊亂可以一定程度被 NAD+前體改善。

NAD+合成的關鍵酶,NAMPT活性受生物鐘核心部件BMAL1:CLOCK調控,

而以NAD+作為底物的sirtuins對BMAL1:CLOCK 具有調節、修飾作用,

由此,NAD+濃度→Sirtuins→生物鐘→NAD+合成形成了一回饋調節環路,

結果便是,NAD+的濃度、sirtuins的活性均隨著生物鐘進行晝夜振盪;

反過來,干預這二者濃度,也將對生物鐘核心部件BMAL1:CLOCK產生影響。

圖-NAD+、SIRT1、NAMPT與生物鐘互相調節

2014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sirtuins蛋白家族中的SIRT1是中樞生物鐘衰老(即主時鐘衰老)的主要參與者。

老年小鼠 SCN 中NAD+水準不足,進而SIRT1活性下降,BMAL1和負責生物鐘“計時”的PER2蛋白水準也下降,

導致老年小鼠有更長的固有週期(intrinsicperiod),由於生物鐘可指導外周臟器的能量代謝,因此這種固

有週期變長容易導致代謝綜合征,以及代謝綜合征向糖尿病轉變。除此之外,老年鼠的睡眠、運動、進食

行為也變得紊亂,身體對於外界光照“天亮了”的信號反應遲鈍。

 

 

如果將年輕小鼠大腦中的SIRT1減少,它們也會表現出類似於老齡鼠一般的生物鐘紊亂特性;反過來,在大

腦中過表達SIRT1則能啟動生物鐘,維持小鼠晝夜節律穩態,這些研究均說明SIRT1對於維持生物鐘年輕態至關重要。

圖-中樞 SIRT1 參與生物鐘衰老

NMN對老年人睡眠的調節

很多老人按時就餐,按時就寢,卻依然夜不能寐,白天精力不濟,這並不是生活習慣不對,

而是大腦主時鐘老化的緣故。其實這也是晝夜節律有問題的一種表現,原因和NAD+的缺失

離不開關係:隨著年齡增長,振盪器和主時鐘的NAD+水準下降,SIRT1水準下降,時鐘基因

表達下降,導致固有週期變長,適應性變差。保持生物鐘正常工作在維持健康方面有重要

作用,通過補充 NAD+前體,增加SIRT1 活性,理論上可增強機體的晝夜節律性,改善睡眠,提振精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