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NMN:NAD+水準增高後,會發生什麼呢?

NMN與nad它們兩個不存在區別不區別的說法,nad又叫做輔酶I,

全稱叫做煙醯胺腺嘌呤二和甘酸,而它的前體物質就是nmn叫做

煙醯胺單核苷酸。如果缺乏nad的話,形成代謝就進行不了,老

年人因為缺乏了這種物質,所以各種問題就出現了,而如果能夠

額外的補充nmn的話,就能夠全面的抗衰老。

 

 

因此從這個層面上來講,nmn是具有抗衰老作用的,只是隨著我

們年齡的增長,體內nad加的水準會逐漸的下降,這樣一來就會

讓我們的整個線粒體活性降低,衰老就會加速。目前康朗9600

最有效果,可進入官網購買。

研究表明,NAD+水準增加將造成:PARPs 途徑啟動,Sirtuins 啟動,NADP(H)增加,以及細胞生長等。

圖:細胞中 NAD+的主要“去向”

1、啟動 DNA 修復途徑 PARPs

PARPs 全名聚 ADP-核糖聚合酶(poly-ADP-ribose-polymerases),

是一類蛋白質,涉及細胞 DNA 修復、基因組穩定性和細胞的程式性

死亡。PARP 蛋白由 4 個結構域組成:DNA 結合結構域、caspase 切

割結構域、自修飾結構域和催化結構域。PARP位於細胞核中,當其

檢測到 DNA 損傷(主要為單鏈 DNA 斷裂,SSB)後,將結合到  DNA

上,發生構象轉變,合成聚合的二磷酸腺苷核糖鏈,該鏈可作為其他

DNA 修復機制的信號。

PARPs 在常態下消耗細胞中小部分 NAD+,當細胞發生急性 DNA損傷時,

它則成為細胞中主要的 NAD+“消費者”[11]。實驗模型中,若 PARP 過度活

化,可能導致細胞 NAD+耗竭,引發進行性的 ATP耗損和最終的細胞死亡。

有趣的是,一些研究發現 PARPs 的高活性,似乎與長壽命有關。在比較了自

然壽命不同的十幾種哺乳動物後發現:白細胞 PARPs(主要是 PARP1)活性

與壽命正相關,(長壽)人類 PARPs 活性是(短壽)大鼠的 5 倍。除了物種

間的比較,人與人之間的觀察研究也佐證了這一觀點:百歲老人淋巴母細胞

系的 PARPs 活性較普通、年輕個體(20-70 歲)更強。

這些現象不僅令人想到衰老理論中損傷堆積學說,該理論認為,隨著年齡增長,

細胞核中的 DNA 損傷堆積是細胞乃至機體衰老的主要原因,誰擁有更強的 DNA

修復能力,誰就可能擁有更長的壽命。

2、NAD+合成NADP+抵禦氧化損傷

NADH/NAD+與 NADPH/NADP+之間可互相轉化,具體為:

 

NAD+經 NAD+激酶催化可生成 NADP+,後者在 NADP 磷酸酶作用下又能轉化回 NAD+;

 

NADH 經 NADH 激酶催化可生成 NADPH;

 

NADP+經NADP+依賴性脫氫酶催化生成 NADPH,後者在NADPH 依賴性還原酶作用下轉化回 NADP+;

 

NAD+在NAD+依賴性脫氫酶作用下轉化為 NADH,後者線上粒體呼吸電子傳遞過程中脫氫變回 NAD+……

 

圖:NADH/NAD+與 NADPH/NADP+的互相轉化

NAD+代謝流相關研究發現,正常情況下,大約十分之一[11]的 NAD+經NAD 激酶、

NADP+依賴性脫氫酶等催化,轉變為 NADP+、NADPH,這2 者的比值對於維持細

胞內還原性環境有重要意義。我們細胞的胞漿、線粒體中,NADPH:NADP+比值較

高,有助於為生物合成反應提供還原當量,同時維持穀胱甘肽(還原型)的水準,幫

助細胞抵禦氧化損傷。

除此之外,NADPH/NADP+參與脂質合成,例如脂肪酸鏈延長以及膽固醇生成。在免

疫應答的過程中,為了殺滅病原體,NADPH 可變身為 NADPH氧化酶的底物,促使其

誘導大量ROS攻擊病原體,對抗感染。

3、啟動組蛋白去乙醯化酶 sirtuins

NAD+增多所引起的第三項,也是最重要一項健康效應為:參與組蛋白去乙醯化酶 sirtuins 的活化。

Sirtuins 又叫沉默調節蛋白,它具有將染色質組蛋白脫乙醯化,從而沉默基因的功能。

在過去 20 年裏,針對 sirtuins 與抗衰老的研究發展迅猛,除表觀修飾組蛋白以外,人

們已發現 sirtuins 更多的酶活性:脫琥珀醯酶、脫甲基澱粉酶、脫穀氨醯酶、長鏈脫醯

基酶、脂醯胺酶和 ADP-核糖基轉移酶活性。分不清上述酶活性暫時不要緊,sirtuins 發

揮所有這些酶催化效應,均需要 NAD+作為底物,因此我們常把 sirtuins 看做 NAD+依賴性酶。

Sirtuins 可回應細胞內 NAD+水準,從而將“NAD+增多”這一信號轉化、輸出為若干種涉

及細胞損傷修復、代謝調節的生物活動,這一特性賦予 NAD+增強劑(包括 NMN 和其

他 NAD+前體)巨大的保健、治療潛力,包括生物鐘調節、神經保護、骨骼肌抗衰老、

心血管保護、代謝障礙改善、肝腎功能保護等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