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NMN與不孕症研究

 NMN挽救生育力 

中國民政部《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越來越多年輕人正在選擇晚婚,

2013-2017年,25-29歲年齡段結婚登記人數已達到全年齡段中所占比重最高,接近40%。

有研究表明,女性的最佳生育能力在30歲之前,30之後生育能力開始迅速下降,而在

50歲以後懷孕的概率很低。同時,不孕、流產、胚胎死亡和先天性出生缺陷等發病率顯著升高。

隨著越來越多人選擇晚婚,及二胎政策的開放,如何在非最佳生育年齡段輕鬆晉升寶媽、

快樂孕育寶貝,成了不少人關注的話題。

 來自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的劉興國博士就這一問題進行了研究,發現線

粒體DNA突變的積累損害了卵母細胞質量,降低生育力,而β-煙醯胺單核苷酸(NMN)有望挽救生育力。

 

研究還通過POLG突變小鼠和野生型鼠產生了四類不同線粒體DNA突變小鼠,證明了

積累的線粒體DNA突變通過減少卵泡數量而降低卵母細胞的品質,影響雌性的生育

能力,但對精子活性的影響很小,沒有顯著損害雄性的生育能力。

 

劉興國的研究團隊認為,NMN作為一種關鍵的NAD+前體物質,可增強NAD+的生物合成,

改善衰老小鼠的代謝,緩解生育功能障礙。NMN處理提高了POLG突變小鼠卵母細胞中NADH

的含量,進而提高卵母細胞的NAD+,改善線粒體DNA突變引起的卵母細胞衰老。

《Cell》: NMN大幅恢復

 女性生育能力!

2020年2月11日,哈佛大學醫學院的David Sinclair教授和新南威爾士大學的Lindsay Wu教授

帶領團隊研究出一項新成果:NAD+可以逆轉卵母細胞衰老,從而挽回生殖衰老期間女性的生育能力。

一般來說,女性的卵母細胞在30歲就會開始出現衰老退化,致使流產、死胎、

畸形兒等悲劇的發生頻率大幅攀升,嚴重影響女性的生育能力。

直至2020年初,該局面才開始出現轉機,先是David Sinclair博士等人首次確認

了卵母細胞質量與NAD+水準之間的密切聯繫,接著一支中國科學家團隊緊隨

其後,提出了使用NMN恢復中年女性生育能力的治療思路,並在2020年8月4日,

將自己的實驗結果,公佈在頂級科研期刊《Cell》的子刊上。

研究人員首先對生育能力出現衰退的中年雌性小鼠,進行了為期10天的NMN注射

(200毫克/每公斤體重),隨後全面分析了小鼠卵母細胞的各項指標,他們發現:

NAD+水準得到恢復的衰老卵母細胞出現了一系列好轉現象。

(左:年輕小鼠的卵母細胞;中:中年小鼠的卵母細胞;右:接受NMN治療後的中年小鼠卵母細胞。)

研究表明在接受了NMN治療後,中年小鼠體內的卵母細胞,表現出了“返老還童”的跡象。

在接受NMN治療後衰老卵母細胞的發育異常概率明顯降低。

隨後研究人員又測量了小鼠卵母細胞的皮質顆粒和ovastacin(一種蛋白酶)等關鍵指標,

基本證實了NMN能夠有效恢復衰老卵母細胞發育改善卵母細胞狀態的結論。

 

皮質顆粒和ovastacin這兩項指標的改善,確認了NMN能夠恢復衰老卵母細胞發育穩定性的功效。

NMN不但提升了卵母細胞與精子的結合能力,而且還恢復了卵母細胞的受精成功率

在確認了對卵母細胞的“返老還童”功效後,研究人員將實驗的重心轉向了尋找NMN的作用靶點。

轉錄組分析數據顯示,NMN改變了衰老卵母細胞中多種基因表達。接受NMN治療後,衰老卵母

細胞中127種基因的表達被恢復至了年輕狀態。NMN有效改善了衰老卵母細胞中線粒體的功能。

NMN顯著降低衰老卵母細胞中的

活性氧水準和DNA損傷 

先前David Sinclair博士等人和此次中國科學家團隊的兩項研究,充分的體現了NMN改善卵母細胞質量,

恢復中年女性生育能力的巨大潛力。更加可貴的是,NMN使卵母細胞返老還童的能力,並沒有表現出任

何細胞特異性,也就是說,我們完全有理由期待NMN這種切實的逆轉衰老功效,可以應用在更多的細胞種類當中。

作為NMN研發遺傳學家,David Sinclair 自己和家人都在服用NMN,包括他的兩只狗,51歲的辛克萊博士生理年齡只有31.4歲。

 NMN與不孕症研究  

綜上研究,NMN可以改善卵母細胞質量,顯著提升衰老卵母細胞與精子的結合能力,大幅恢復了卵母細胞的受精成功率。

NMN9600能夠有效恢復衰老卵母細胞使細胞發育具有穩定性NAD+可以逆轉卵母細胞衰老從而挽回生殖衰老期間女性的生育能力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NMN如何才能產生最大效用

21世紀是生物科技的時代。以美國為首的歐美走在生物科技前沿,每年投入資金300多億美金。

第一,美國科學院有1900多位院士,其中1100多位院士從事的是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第二,美國

最大的工業是現代生物制藥業,美國民間投資最多的工業也是現代生物制藥業;第三,美國聯邦

政府用於資助科學研究的預算中,其中有一半以上用於生命科學的研究。”NMN是哈佛大學和

華盛頓大學研發的長壽藥,被稱之為21世紀生命科學領域的奇跡,是啟動人體內長壽基因SIRTS

家族的唯一底物。

 

長壽健康的難題困擾人類數千年,破解抗衰一直被譽為是癡人說夢,生物科技的方向自然將

長壽當著首當其衝的問題來解決。1909年,赫曼因創始人,諾獎獲得者漢斯馮奧義勒首次在酵母

中提純了NAD,直到2013年,NMN小鼠實驗成功,人類才在尋找生命之源的路上,初見曙光,找回自信。

可以這樣說: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幾千年曆史,所有長生不老和抗衰都無一例外是騙局,

以至於,但凡有點社會常識的人都會覺得長生不老本身就是騙局,擁有長生不老丹藥的人都是騙子。

 

然而,長生不老在近5年來,成為富人圈炫富的特殊方式,錢多不是本事,命長才是真理。包括李嘉誠(91歲)、

潘石屹、何鴻燊(98歲)等人都先後服用NAD前體NMN,在朋友圈謹慎而低調的為NAD前體物質背書。

為長壽背書,在大眾看來,無疑是愚蠢而且貪生怕死的懦夫行為。不少人覺得這是智商藥,服用者可能

會被背上智障的罵名。

 

那麼有錢人都這麼蠢嗎?其實不然。

NAD第一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是在1904年,科學家亞瑟·哈登在酵母發酵過程中發現輔酶NAD+的存在,

漢斯馮奧伊勒(HVE)提純了NAD,併發現了NAD的結構和作用機理。HVE(被後世稱呼為NAD之父)與哈登

因此獲得諾貝爾化學獎。此後,圍繞NAD+抗衰老研究產生了5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先後證實了NAD+在能

量代謝、信號轉導、維持機體生理功能以及衰老和疾病的調控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如果說有錢人

瘋了,難道諾貝爾獎獲得者也瘋了,甚至諾獎機構也瘋了?違背客觀規律,違背生命常識,他們認知水準還

不如普通大眾?繼續往下看

 

基於低等模式生物酵母、線蟲和果蠅的研究發現,NAD+的含量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降低,而補充NAD+則能

夠有效延長上述模式生物的壽命。2013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David Sinclair博士在實驗中發現,小鼠在補

充NAD+大約一周之後,它們的運動行為、毛髮、睡眠品質,以及生理功能都變得很像年輕小鼠,且老齡小

鼠生理狀況更加健康,老齡的壽命得以延長10%~20%。

 

此後,權威機構得出NMN的重磅論文,主流媒體傳出重磅報導,大學、富人圈開始瘋傳幾年。NMN被公眾

所認知,使用已經是千錘百煉,千真萬確之事。

大量的人類實驗和動物實驗結果表明,NAD+對我們身體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其隨著年齡的增長

而驟減。隨著身體中NAD+的減少,我們開始慢慢變老,逐步出現皮膚衰老、身體機能下降、精力大不

如以前、肌肉水準下降、炎症增多的問題,各種疾病相繼出現。我們也許無法阻擋歲月的洗禮,但或

許能夠通過額外補充的方式來提高NAD+的含量,那就是NMN。

然而,人體在直接服用NMN在通過腸胃系統時,卻被大量消化吸收掉,真正被轉化為NAD+的量卻少之又少。

鑒於上述NMN的生物活性,研發保護NMN成功進入人體轉化為NAD+分子成為一個醫學熱點。2015,赫曼

因聯合實驗室設立於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斯普林斯研究室(特斯拉在此製造人造球星閃電),依託美國再生

醫學學會,以美國醫學與生物工程院的世界頂尖科研專家通力合作,在數位諾貝爾獎得主及獲得全國科

學獎章的科學家學術支持下,研發了NMN9600。

NMN9600的好處如下。

1、與腸溶混合使用,增加NAD生產的閾值。

2、提升NMN的吸收率。

3、應對服用NMN之後產生的上火和治癒反應。

4、對抗補充劑耐受性。

5、增加NMN輔酶的活性,改善NMN的吸收環境。

 

NAD以及前體NMN的出現揭開了衰老和長壽的神秘面紗,是21世紀生命生物學的偉大發現,但這並不意味著大眾的抗衰之路一馬平川。

尋找生命之源是集心態、補充劑、生活習慣與科學方法為一體的複雜的技能,除了選擇正確的NMN品牌,還需配合運動,

減肥(NMN有減肥作用),充足的睡眠和科學的作息時間效果增益才更大,收穫更多。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三分鐘帶你深入瞭解超級NMN

隨著科學發展腳步的邁進,人們抗衰從最初的抗氧化到現在的NMN,無疑是一次突破。

近年來,NMN從最初的實驗室到現在的面向市場,引領了一個在抗衰領域的全新時代。

面對這個產品,你真的瞭解嗎?

一問:什麼是NNN?

答:NMN全稱是煙醯胺單核苷酸,是人體自然存在的一種物質,參與細胞內NAD+的合成,也是NAD+的前體。

NAD+是人體最重要的一種輔酶,分佈在我們體內的細胞中,參與人體上千種生物催化反應,像個小發動機,

是人體必不可少的物質。近幾年的科學研究更加進一步揭示,除了作為幾百個酶的輔酶之外,NAD+還是維持

長壽蛋白、修復DNA和維持免疫體系正常功能的關鍵。

二問:直接吃NAD+有用嗎?

答:直接補充NAD+不可行,由於分子量太大,它不能直接被細胞吸收利用,在腸胃中就被分解了,需要通過前

體或其他形式提升NAD+水準,在NAD+的各種前體物質中,補充NAD+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像什麼NR、NAM,

雖然都可以轉化成NAD+,但都不如NMN更有效,價格差別也大,所以一定看好,別被那些相似的成分混淆視聽。

三問:通過常規食物補充NMN可以嗎?

答:NMN在天然食物中含量非常少!含量最多的牛油果,100克才含有NMN不到1毫克。

 四問:為什麼要吃NMN?

答:NAD+作為長壽蛋白的底物和參與DNA修復時便成為了一次性的消耗品,且隨著年齡增長,NAD+消耗路

徑中的CD38對NAD+的消耗成倍增加,本來用於維持正常生理功能的NAD+成為了體內的稀缺物質,如果不能

得到及時和足夠的補充,會由此觸發體內各種衰老的症狀,如記憶力衰退、心血管功能弱化、免疫力失調、

睡眠品質差、精力下降、血糖增加、便秘、脫髮、食欲不振和各種神經元退化等等。當人步入中年後,很多

代謝都受到影響,自然就跟不上身體機能的需要。

 五問;服用NMN後有依賴性嗎?

答:不會的。NMN本身就是身體中存在的物質,人體內一共約有近20種輔酶,其中輔酶NAD+的用途最廣泛,

它是數百個氧化還原酶的輔酶,負責產生體內95%以上的能量,並調控人體數百項代謝反應。吃NMN,就是

對自然缺失和減少進行補充,這和普通吃藥治病可不一樣,長期服用不會產生依賴性的。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NMN:癌症、雞尾酒療法

增加NAD+水準治療癌症的研究顯示:

NMNAT3通過表達提高了線粒體NAD+水準,抑制膠質母細胞瘤細胞的生長;

補充NA或NAM能抑制SCID小鼠的腫瘤生長和多器官腫瘤轉移。

圖:NAD+的迴圈反應

其原理有:過量的NAD+會促進線粒體呼吸,降低糖酵解,抵消癌細胞喜歡的Warburg代謝(比起氧化磷酸化更依賴於糖酵解的癌細胞能量代謝特性);

增加NAD+也會增加SIRT1和SIRT6的活性,兩者都通過下調β-catenin信號、下調糖酵解抑制腫瘤

圖:NMN與細胞

不過這當中也存在矛盾與擔憂:NAD+促進DNA修復和血管生成,有可能幫助癌細胞生長(既有的對野生型小鼠的長期研究未能提供促使腫瘤增加的任何證據)。

而降低腫瘤NAD+水準後,隨著PARPs修復DNA損傷的能力降低,癌細胞/組織對化療藥物的敏感性將增加。在標準癌症模型中進一步測試NAD+補充劑的效果非常重要。

NMN雞尾酒療法在新冠肺炎中的應用首戰告捷 患者已康復出院

 新冠肺炎疫情不斷升級,一大批生物科研機構研發疫苗表現搶眼,從最早的瑞德西韋,到“羥化氯喹+阿奇黴素聯合療法”,

雖被證實效果有限,但嚴格的科學驗證對於醫學實踐的發展無疑會產生巨大的指導作用。5月18日,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

又傳來好消息,該公司的新冠病毒疫苗1期臨床試驗取得“積極中期結果(positive interim)”。在我們期待疫苗研發順利推進的同時,

延壽領域對於新冠療法也有了重大的突破性案例!

一、新冠病毒與NAD+       

在此前的科普推文中,我們詳細介紹過NAD+分子對於人體的重要性,它是維持生命的必要分子, 還是維持人體年輕最重要的物質,

能有效修復受損細胞DNA,提高細胞代謝活力。        4月19日,由美國愛荷華大學、俄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及堪薩斯大學在冷泉港實

驗室運營的《BioRxiv》上聯合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人體細胞內的PARPs(參與DNA修復、細胞能量代謝等關鍵生理活動的蛋白酶)

在新冠病毒感染狀態下會被過度啟動,加速消耗、降低人體內NAD+水準,嚴重干擾體內NAD+的平衡,從而引發多種病理性反應。

該項研究的體外實驗成果顯示:通過補充體內NAD+水準,可使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支氣管上皮、肺部細胞的PARPs功能顯著恢復。

這一結論在另一項活體動物試驗中也得到了重複驗證。

(來源: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4.17.047480v2)

       哈佛大學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於2013年發現,直接補充NMN可以有效促進人體NAD+的生物合成,NMN在與人類相近的實驗動物

體內表現出了驚人的有關逆轉衰老、延長壽命的效應,具體包括平衡免疫系統,調節長壽蛋白Sirtuins,以及協調促炎分子等。

二、NMN雞尾酒療法在新冠肺炎中的應用     

 4月20日, 哈佛大學醫學博士Dr. Robert J. Huizenga聯合美國頂尖醫療機構西達塞納醫學中心發表一篇病例報告,基於口服NMN雞尾酒療法,

能顯著改善新冠肺炎患者體內出現的細胞因數風暴

(來源: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81388)

        報告中一位55歲的白人女性患者病情惡化極快,一系列治療和檢驗結果表明,該患者病情迅速惡化的原因是新冠病毒感染引發的細胞因數風暴。

常規的治療方法已經沒有效果,在征得患者同意下,採用NMN雞尾酒療法進行治療。NMN雞尾酒配方包括:NMN、甜菜堿(Betaine)、硫酸鋅和

氯化鈉溶液一同口服使用(專業操作,請勿隨意效仿)在用藥12小時後,其呼吸問題以及患者血含氧量明顯改善;五天後,多種臨床症狀和炎症相

關指標開始恢復,治療兩周後該患者完全康復。

(NMN雞尾酒療法前後對比)

截至北京時間5月21日淩晨,全球累積新冠確診病例超過480萬例,死亡人數約32萬。嚴峻形勢下,治療新冠病毒的有效手段成為重大挑戰。

NMN雞尾酒療法為代表的生物醫學創新不斷湧現,儘管實現大規模臨床應用尚需時日,但也無疑為解決這一挑戰提示了更多潛在的研究方向。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2期-NMN與延緩衰老

日本韓國將NMN進行臨床研究

美國華盛頓大學和日本慶應大學聯合研究小組披露: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的人體一期臨床回饋積極,

目前正在進行後續試驗。日本各界均在積極推進,以圖通過這一技術幫助老人延長健康壽命時間,減輕人口

老齡化帶來的子女、家庭贍養老人及社會養老和醫療負擔。

今年5月,臨床試驗負責人組織者、華盛頓大學醫學院教授今井真一郎披露:他的團隊正在積極推進試驗,

這一研究除了確認NMN的口服安全性,還將量化其在人體抑制衰老方面的具體幅度。

圖:人體臨床試驗主導者、華盛頓大學醫學院教授今井真一郎(右)

此前,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華盛頓大學、日本慶應大學等全球頂級科研院所的研究和發表於《自然》、

《科學》、《細胞》等國際頂級學術期刊的近百篇論文均確認了NMN顯著逆轉衰老、延長壽命的巨大潛力,

包括使與人類相近的哺乳動物壽命延長30%以上。

今年6月,今井真一郎在《細胞》發表的最新實驗報告顯示:通過注射NMN合成酶提升體內NMN含量,暮年小

鼠不僅外貌出現年輕化逆轉(毛髮更濃密光亮),平均剩餘壽命更從2個月(相當於人類6年壽命)延長到了

4-6個月(人類的14年壽命),整整提升了2-3倍。

圖:接受注射的老年小鼠(上)壽命顯著延長

隨著人們對延緩衰老的渴望,針對NMN的研究也進一步升溫,據日本《讀賣新聞》、NHK電視臺報導,此次

人體應用臨床研究由今井真一郎研究團隊與日本慶應大學教授伊藤裕研究團隊共同實施。日本政府已決定於

2017財政年度開始,正式啟動抑制衰老的研究專案,計畫納入國家預算。NMN人體應用臨床研究專案作為該

領域的開拓性專案,備受重視和期待。

人體臨床試驗於2016年3月開始,10名年齡在40-60歲的健康男性在半年時間裏服用與瑞維拓劑量接近的NMN

膠囊,通過監測器測量血液、體溫、血壓等30個指標來監測NMN的臨床試驗數據。

聯合研究小組披露:之後尚需要進行數年的連續研究觀察,以進一步跟蹤測定服用NMN產品延緩或抑制人體

由於衰老而造成的身體功能減退的數據。

2019年2月19日,日本廣島大學生物藥與健康研究生院進行的“長期(24周)口服NMN對人體的影響”臨床試

驗中期報告被率先公佈,報告顯示:人體口服NMN膠囊後,長壽蛋白Sirtuins家族的表達有所增加而Sirtuins

自20世紀90年代起便由麻省理工學院生物系教授萊昂納多·格倫特(Leonard Guarente)實驗室證實NMN在能量代謝、

細胞凋亡和衰老過程中的關鍵作用

今井真一郎強調:NMN不是“萬能之藥”,並不能讓人長生不老,其作用是延長“健康壽命”,也就是延長人們即便

到了老年也能保持年輕、健康生活狀態的時間,延緩自然衰老的速度。

NMN人體臨床試驗之所以備受關注,是因為在日益老齡化的日本,延長“健康壽命”成為日本社會面臨的重要課題。

如果能使得老人能夠健康地維持生活,就可以節省大量醫療費用、護理費用。

哈佛大學教授談NMN

“我們沒有理由不能永遠活下去。沒有生物學或物理學法則說我們必須死於一百歲。”David Sinclair教授在訪談中說到。

2013年,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終身教授、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David Sinclair教授在《細胞》上發文,首次證實了NMN

可延緩衰老。從而奠定了NMN抗衰老地位。隨後便有幾十位科學家相繼在《Cell》、《Nature》、《Science》等權威

雜誌上發表相應的論文,不斷印證NMN能夠有效增加和恢復NADH水準,從而達到延緩和抵抗衰老、修復DNA損傷和調節生物鐘等一系列功效。

哈佛大學醫學院抗衰老研究中心教授David Sinclair談NMN系列(一)

哈佛大學醫學院抗衰老研究中心教授David Sinclair談NMN系列(二)

David Sinclair作為衰老領域的世界知名專家,是哈佛醫學院的遺傳學教授,是Paul F. Glenn衰老生物學中心的聯合主任,

同時他也是《紐約時報》暢銷書《壽命:我們為何衰老,為何不必衰老》的作者,對於有關衰老的研究有30年的豐富經驗。

大衛·辛克萊爾(David Sinclair)表示:“很高興能夠讓因衰老和疾病而失效的器官和組織恢復活力,特別是在沒有有效治療

方法的情況下,比如癡呆症和早衰等問題”。

科學技術的進步,使得衰老不再是必須被動接受的結局,而是一種可治療的疾病;實用產品的下沉也逐步讓抑制衰老的

新興技術成果不再是富人專享的奢侈品。在眾多新技術的加持下,可以預見在人類即將進入的長壽時代中,活過100歲將

變得非常平常。在生物科技NMN18000的推動下,“黃金革命(Gold Revolution)”正在開始,我們不僅可以獲得更長的壽

命,更要獲得“健康衰老(Well aging)”,在有生之年長久的保持年輕健康的狀態,無須子女供養和他人護理,享受高品質的生活,有尊嚴地老去。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1期-NMN與延緩衰老

當望著悄無聲息爬上鬢角的銀絲和眼角的皺紋時,我們內心都會感慨:終究還是無可奈何地“老”了。

衰老是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無法逃脫的宿命,它無時不刻又無處不在地陪伴著我們。

對抗衰老是人類自古便有的永恆話題,無論是秦始皇的仙丹妙藥還是煉金術士的賢者之石,都是人類追求長生最好的例證。

這些例證更多的是荒誕不經,時至今日,我們面對“衰老”依舊束手無策:最多是“延緩”,鮮有“逆轉”。

然而,近幾年科學家們在對抗衰老的研究上出現了顯著的成果!

《自然》重磅:逆轉衰老時鐘!

國際頂級學術期刊《自然》(Nature)以封面報導的形式發表了一項研究,科學家成功將動物的視覺衰老時鐘逆轉,

首次證明可以安全地將複雜的組織重新編程為更加年輕的狀態,即我們常說的“返老還童”。

由哈佛大學、耶魯大學等組成的研究團隊在《自然》雜誌發表最新研究,提出了一種逆轉動物視覺衰老時鐘的新方法,

即利用基因治療誘導神經節細胞重新編程,恢復年輕的表觀遺傳資訊,使其能夠更好地修復或替換由傷害、疾病和年齡

造成的受損組織。這種療法對因正常衰老而視力下降的12個月大的老年老鼠也有類似效果。在對老年小鼠進行治療後,

其視神經細胞的基因表達模式和電信號與幼齡小鼠相似,視力得到恢復。

《自然》雜誌綜述文章歷來關注於當前最重磅的研究領域,最新出版的《自然》150周年特刊綜述特意推出“衰老和壽命干預”專題,

預言未來將有更多的臨床試驗以及針對衰老的個性化治療投入實用。

科學證實:逆轉衰老時鐘的研究充分反映了基因療法這一武器的強大力量。

世界衛生組織定義衰老

傳統意義上衰老的定義為“如果世界上49%的人患有某種疾病,我們稱之為疾病,但是如果51%的人正在衰老,

那麼我們就忽略了它,我們只是說那是自然的,而非疾病”。那麼衰老是什麼?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在

《國際疾病法典》中宣佈:衰老是一種可以治療的疾病。從此,衰老被重新定義:衰老是種病,是病就得治!

衰老機理歸因於2大主因:
① NAD+水準的下降 ② 氧化,自由基損傷DNA

NAD+參與人體的新陳代謝的方方面面,是關鍵性的輔酶,缺了 NAD+,新陳代謝就不行了,老年人缺少了NAD+,

於是各種大大小小的毛病就來了,通過額外補充NAD+,可以全面抗衰老。

科學證實:維持體內充足的NAD+以保持細胞的DNA修復能力及能量供應,調節睡眠,改善代謝,正是抑制衰老延長壽命的關鍵。

NAD+具有的五大功能和八大作用

NAD+ 5大功能:

① 為細胞提供能量 

② 啟動長壽蛋白Sirtuins家族 

③ 使線粒體恢復年輕水準 

④ 修復細胞DNA損傷 

⑤ 關閉加速衰老過程的基因

 

NAD+ 8大作用:

① 促進產生生物能量 

② 提升染色體穩定性

③ 增強免疫系統 

④ 基於修復 

⑤ 提高能量酶的活性

⑥ 保持更長度端粒酶

⑦ 神經遞質的合成、釋放

⑧ 啟動全部長壽因數,保護長壽機制

通過NAD+延緩衰老的八大科學支撐

①激發長壽蛋白(NAD+激發sirtuins1-7長壽蛋白家族)

 ②強抑制氧化

(NAD+多途徑激發細胞抑制氧化防禦,消滅人體有害自由基)

 ③促進DNA修復

(NAD+參與修復DNA損傷,減少基因突變)

 ④提升神經活型

(NAD+促進神經元的分泌與代謝活動)

 ⑤增加染色體端粒長度

(NAD+激發端粒酶,修復端粒,延長端粒)

 ⑥優化細胞代謝

(NAD+參與細胞的物質和能量代謝)

 ⑦提升免疫力

(NAD+參與細胞的物質和能量代謝)

 ⑧提升人體染色體穩定性(NAD+維護染色體結構的穩定性,降低細胞癌變風險)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NMN | 揭秘黑科技15問

關於你的疑問

這裏有你要的

NO.1服用NMN真的會有效果嗎?

具體效果在不同人體中有不同呈現方式。有回饋睡眠品質提升、血壓有所降低、精神狀態變好、以及慢性支氣管炎緩解等多種改善情況;

也有大多數女性回饋,服用NMN後面色氣色好了很多,皺紋也少了。詳細建議看看服用客戶的真實評價。

NO.2服用期間為什麼會犯困?原理是什麼?

服用NMN會加速機體整體修復,而機體修復需要睡眠配合,所以才會出現短暫性的犯困現象。待身體恢復,精力與體力也會提升。

NO.3停止服用後身體狀況會變成未服用前的狀態嗎?

不會。目前已知人體內由2000多種酶參與各項生命反應,而NMN/NAD是人體多種酶的輔酶,對人體是基礎性功能的改善,停止服用後不會變回未服用前的狀態。

NO.4該產品NMN會有化學殘留嗎?

沒有殘留。生產工藝對NMN的純度有很大影響。普通的工藝在生產、存儲過程中可能會產生雜質,從而影響NMN的純度。

NMN採用生物酶催化技術和酶定向進化技術,模仿人體催化酶的工作過程,採用特殊技術定向選擇出活力更高、穩定性更好的NMN,有效成分含量達99.9%,不會有化學殘留。

NO.5跟市面上的NMN產品相比,NMN9600有什麼優勢?

產品原料正,並且研究團隊通過精密的計算得出,每一天的NMN服用量恰好為人體所能正常吸收的NMN含量;

市面上某些NMN產品含量雖高,但已經遠遠超過了人體每日所能吸收的極限值。服用我們的產品讓您的錢不會有任何浪費,確保您每一分錢都花的物超所值。

NO.6哪些人群不適合服用NMN?

生理期婦女謹慎服用,孕婦,哺乳期婦女禁止服用;正在服用華法林片劑(一種抗凝血藥),或自身患有先天性血液疾病的患者禁止服用。

發育中的未成年人,身體機能保持較好的中年人,服用該產品效果不顯著。

NO.7癌症患者能吃NMN嘛?

NMN產品能延緩衰老進程,其中NMN主要是抗氧化作用;但是在治療癌症上並沒有確切的療效和證據。建議諮詢專業的醫護人士比較好,尤其是重症患者不推薦服用。

NO.8NMN什麼時候服用效果最好?

NMN服用時間最好是早餐過後2粒效果最佳。腸胃不好的人,建議在飯後服用。也可以早晚各一顆服用。

NO.9NMN可以長期服用嘛?

NMN是活性核苷酸,屬於人體中自然存在的物質,通過日常飲食可以攝取微量NMN,並不斷代謝。

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內的NMN含量自然下降,補充NMN成為了必要。為保證身體各器官有良好的狀態,建議長期服用NMN

NO.10為什麼不直接服用NAD+進行補充?

NAD+(輔酶)由於分子量過大,人體很難將其吸收代謝,無法直接口服補充。通過口服NMN能提高NAD+水準。

NMN口服後十幾分鐘即可進入血液並作用於其他身體組織,很快被身體器官吸收轉化為NAD+。

NO.11NMN對長時間面對電腦的人群有效果嘛?

NMN服用之後對該類人群的各種疲勞症狀會有很大的改善,並且能夠修復電磁輻射對NMN的破壞;科學研究證明,服用NMN同時有助於改善視力。故推薦長期服用。

NO.12NMN能否對女性具有美容效果?

NMN主要的功效是延緩衰老以及抗氧化,對於年齡較大的中年女性能夠很有效的做到皮膚緊致,減少色素暗沉,平滑法令紋和皺紋。

穩定內分泌,減少小疙瘩小痘痘以及粉刺的出現。同時對產後婦女的身體調理也能起到很大的改善作用。

NO.13NMN服用時是否會有副作用?

NMN由於本身就是人體內天然存在的物質,也存在於食物之中;研究證實,補充NMN不會影響補充合成途徑的各種酶的活性,也沒有任何毒副作用。

NO.14NMN能否改善睡眠品質?

服用NMN後可以有效的解決失眠問題並且提高睡眠品質。適合睡眠不足的熬夜人群和睡眠淺、多夢、易驚醒等睡眠品質不好的中老年人,部分有同樣情況的年輕人群也適用。

NO.15NMN服用多久才會有明顯效果?

NMN屬於膳食補充劑而非藥物。從大多數用戶回饋來看,大部分人在堅持服用1個月之後,都會有精神和體力上的改善。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從衰老本質到老而不衰,抗衰老運動聲勢俱增

就目前來說,我們都會衰老,都會死亡,但人們正在進行一場更廣泛的抗衰老運動,並且聲勢與日俱增。

衰老是人類無法回避的永恆話題。自古以來,人們就在試圖改變衰老的過程。前有秦始皇大興土木,迷信長生不老之術,

甚至耗費千金派遣徐福和五百對童男童女前往海外求仙藥。之後,又有漢武帝派人求仙問藥,修建高臺承接所謂仙露。

如今,隨著醫學科技的發展,人類的平均壽命在過去幾個世紀得到了顯著延長。1900年的全球平均預期壽命僅為31歲,

甚至在最富裕的國家也不到50歲。而到2015年,人類平均預期壽命為72歲,在日本,甚至高達84歲。這無疑讓人類對青春、健康與長壽的渴望變得更為強烈。

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經過幾百乃至上千年的探索,至今人類仍未發明長生不老之藥。當然,這並不代表對衰老的研究是無意義的。

事實上,由於人類壽命的延長和生育率的下降,世界人口的年齡構成正在發生顯著的變化。科學的統計顯示,按照目前的趨勢,5年之內,

世界上65歲以上的人口將超過小於5歲的人口很多國家將面對大量老年人出現的局面。但是,人們能夠健康生活的壽命卻並沒有隨著預期

壽命的增長而同步增長,正是因為衰老是癌症、心血管疾病、癡呆症等疾病最主要的風險因數。因此,老年人口的增多或將成為世界的經濟

增長和可持續性發展的威脅。基於此,延長“健康壽命”,即人們不患病、精力充沛的時期,以及縮短衰老期,就成了學界的抗衰老研究熱點。

衰老的本質

衰老令人難以理解。自然界幾十億年演化出的身體,為何會迎來衰老和死亡?整個20世紀,科學家都試圖發現衰老的秘密。

從衰老的本質來說,衰老的發生一般是從微小的基因層面上開始的。這與染色體和染色體端粒密切相關。一般來說,染色體的

端粒會把染色體保護起來,而端粒縮短,則會導致染色體不斷地縮短,基因不斷丟失。這個過程,從基因學的角度來說,就是

人類衰老的過程。

在幹細胞中,端粒的縮短導致譜系和多能性標記物的表達降低,反應了這些細胞的增殖、再生、移入和分化能力的降低。隨著時

間的流逝,端粒的縮短與多種年齡相關疾病有關,例如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免疫功能受損和癌症的發生。

當端粒不斷縮短,染色體也不斷縮短,細胞核周圍不斷形成“凋亡小體”。“凋亡小體”越來越多時,細胞的形態隨之發生變化。

最終,細胞將出現一種異常的狀態。整個過程就是我們所知道的“細胞凋亡”,即細胞程式性死亡。

於是,基因的衰老,最後體現在細胞的衰老上,細胞的衰老才構成了宏觀的人體的衰老。

而廣義地講,衰老是細胞生物學過程的逐漸惡化和組織損傷的累積,會導致器官健康水準和功能下降。這就增加了機體對與年

齡相關疾病的敏感性,使得生物體對損傷的反應減弱以及有更大死亡的可能性。

衰老的機制主要包括細胞損傷的幾種主要誘因

首先,隨著時間的流逝,人體細胞會累積遺傳損傷(來自輻射、化學暴露或活性氧)和表觀遺傳變化(例如DNA甲基化和組蛋白修飾),

表現為基因表達和穩定性的改變,從而增加了死亡、年齡相關疾病、癌症和神經退行性疾病的風險。衰老細胞也會受到蛋白質分子調節

過程缺陷的影響,例如蛋白質折疊、蛋白質降解和自噬。

另外,由於細胞連續分裂,端粒DNA和保護染色體末端免於退化的富含鳥嘌呤的重複序列逐漸縮短,這與年齡相關疾病和早衰有關。

綜上所述,這些細胞損傷的主要誘因引發了對細胞損傷的拮抗作用,包括細胞衰老。

除了衰老機制的主要誘因,表徵衰老過程的細胞損傷的積累也會誘導受損細胞衰老衰老的細胞處於不可逆的、抗凋亡的有絲分裂阻滯狀態,

導致其在基因表達、染色質結構和細胞行為上發生功能性變化,這稱為衰老相關分泌表型(SASP)。衰老細胞通過SASP相關的炎性細胞因數、

生長因數、趨化因數、蛋白酶和細胞外基質(ECM)與相鄰細胞傳遞其受損的內部狀態。

簡單來說,就是在我們變老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細胞向其他細胞發出信號,稱它們也應該一同老化,這些衰老細胞幾乎是在“污染”其他細胞。

於是,隨著我們逐漸老去,越來越多的細胞老化,直到我們的身體不堪重負而崩解。

從長生不老到老而不衰

在更多的研究聚焦於衰老過程背後的生理機制的同時,抗衰老的研究成果也不斷發佈。

目前,預防衰老最具前景的機制包括輕度降低營養感知網路的活性,特別是mTORC1信號通路,清除衰老細胞,使用身體中的天然代謝物煥發幹細胞的活力,

以及轉移微生物組這些干預手段可能通過誘發自噬作用,降低與年齡相關的炎症等機制產生作用。目前已經有數十家生物技術公司在探索靶向這些衰老標

誌性特徵的方法。其中一個重要手段是開發人工合成或者天然小分子化合物來抑制這些標誌性特徵。

而目前已知的較有潛力的抗衰老手段包括:

  • 靶向衰老細胞衰老細胞是人體中細胞週期停滯的細胞。這些細胞不能夠繼續分裂,但是也無法死亡,同時還會分泌一系列促炎性因數。
  • 這些促炎性因數可能募集炎症細胞,重新改造細胞外環境,誘發異常細胞死亡、纖維化,甚至會抑制幹細胞功能。
  • 衰老細胞與骨質疏鬆、粥樣硬化、肝脂肪變性、肺纖維化、骨質關節炎的病理發生相關。

過去的多項研究發現,清除衰老細胞並不會引起顯著的副作用,這也給針對衰老細胞的療法開發打開了一扇大門。目前,衰老細胞裂解(senolysis)、基於

免疫的衰老細胞清除、SASP的中和是三大主流的靶向策略。

值得一提的是,衰老細胞裂解是最先在體內臨床試驗中彰顯出潛力的抗衰老療法。這種策略能在衰老細胞中啟動細胞凋亡,導致這些細胞死亡。舉例來說,

navitoclax和ABT-737能抑制性地結合BCL-2、BCL-X以及BCL-W,從而抑制它們的“抗細胞凋亡”功能,使得衰老細胞可以啟動凋亡。UBX0101在骨性關節炎的治療上,也能起到類似的效果。

當然,與許多療法一樣,抗衰老療法也有其自身的條件與局限。研究還需要建立更好的體外與體內模型,尋找到最有可能從中受益的衰老相關疾病,發現潛

在與疾病治療相關的生物標誌物,篩選到合適的患者群體並確保這些療法有足夠的安全性和特異性,而不會出現脫靶效應。

雷帕黴素和mTOR抑制劑

雷帕黴素在上世紀60年代在復活節島上的細菌中被發現,而它抑制的mTORC1是調節細胞和生物生理學的中心調節因數,能夠整合生長因數、營養、壓力和其他因素,

對多種靶點進行磷酸化,並且調整細胞生長、自噬作用、蛋白合成和降解等生理過程。

通過遺傳和藥理學手段抑制mTORC1活性在酵母、線蟲、果蠅和小鼠模型中都能夠延長動物的壽命。而且在小鼠中的實驗發現,

在20個月的小鼠中開始使用雷帕黴素也能夠起到延壽的效果。要知道,20個月的小鼠跟65歲的人類衰老過程相當。

雷帕黴素不但能夠延長動物壽命,而且能夠延長它們健康生活的壽命。它不但能夠抑制癌細胞的生長,而且也能夠延緩認知下降、

心血管功能失常、牙周炎等多種生理過程。然而雷帕黴素的臨床應用卻受到其毒副作用的限制,包括可能導致高血糖症、高脂血症、

腎臟毒性、傷口癒合受損,降低血小板數量和免疫抑制。目前的研究顯示,降低雷帕黴素和其類似物的用藥劑量,可能在減少毒副作用的同時,維持一定的抗衰老作用。

  • NAD+近日,來自辛克萊、哈佛醫學院和新南威爾士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在《科學》雜誌上的文章中,
  • 描述了一種叫做NAD+(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的分子,這種分子能夠阻斷一種抑制人體自然修復
  • DNA能力的蛋白質。事實上,隨著年齡的增長,NAD+水準逐漸降低,導致DNA的損傷逐漸積累。
  • 辛克萊和他的團隊假設,如果NAD+水準能夠提高,也許損害可以扭轉。

研究團隊在一組NAD+水準較低的老年小鼠身上測試了他們的理論。在持續一周的時間裏,老鼠攝入了與NMN(煙醯胺單核苷酸)

混合的特殊血清,NMN是NAD+的前體物質,這種化合物足夠小,可以穿過細胞膜。

一旦進入小鼠的細胞,NMN與NMN分子相互結合,形成NAD+。

來的實驗證實了研究人員的假設,在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當研究人員觀察幼年小鼠和老年小鼠的組織時,甚至快要分不清它們的區別。

就目前來說,我們都會衰老,都會死亡,但人們正在進行一場更廣泛的抗衰老運動,聲勢與日俱增。可以確定的是,在科技與現代醫學的深入下,衰老一定會被克服

無論是利用幹細胞和3D列印技術構建新器官,還是利用納米機器人修復細胞,亦或是通過衰老的生理機制的研究開發出針對衰老的靶向藥物。

但是,即便這種延長人類生命的努力獲得成功,仍然有一些問題需要解答。如果我們開發出了抗衰老技術,誰能使用它們?在後衰老世界中,

不平等現象會進一步加劇嗎?如果人類要活上200、300或500年,那所需的額外資源又該從何獲取?或許,在我們迎來後衰老時代前,我們首先要有一個與之適配的社會倫理。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加強新型抗衰老食、藥產品研發

胡季強建議加快推進NMN食用安全性和抗衰老作用機理研究,集中資源對其大力扶持,支持相關地區或企業構建完整的NMN產業鏈和產業生態,

助推整個健康產業快速發展,並引導企業開展將NMN納入新食品原料及保健食品原料目錄申報工作。

同時,建議鼓勵科研機構開展新型抗衰老藥品研發,授權有關地區探索制定相關食品安全地方標準,並進一步加強對以NMN為原料生產的新型抗衰老產品的監管,

加強流通環節和電商平臺違法行銷NMN類營養保健產品的監管。

全國人大代表、晨光生物董事長盧慶國建議:加快植提產業健康發展

植物提取行業是新興產業,部分政策還不完善,比如很多原料進口依照中藥材管理,而植物提取加工企業並不具備辦理進口藥品通關單資質,

導致有些植物提取原料現在無法正常進口。盧慶國建議,有關部門完善植物提取原料的進口管理政策,區分植物提取原料與中藥原料的進口政策,簡化植物提取原料准入程式。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工商聯副主席、好醫生集團董事長耿福能建議:科學定義中醫藥,推進中醫藥創新發展

耿福能建議,拓展道地中藥材種植品種,推廣科學種植,推廣農業科技,因地制宜實施機械化操作,實現現代化耕種,改變原始耕種方式和工具,提高種植效率等。

科研方面,可以聯合高校和重點實驗室的教學、研發資源,把科技注入產業鏈的每個環節,從而保證道地中藥材產業鏈的科學化發展。

加快推進中醫藥事業和產業高質量發展,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需要“守正創新”。如何理解“守正創新”?耿福能認為,“守正”的本質是傳承大醫精神,

核心就是一句話:療效和安全,安全和有效地治病救人。而“創新”就是要用現代的思維方式,現代的語言,現代的科技思維,用世界語言解讀好咱們祖先留下來的寶貝。

“創新,就應該完善我們中醫藥的體系。”在耿福能看來,中醫藥在新的歷史時代下,應該賦予新的定義,應該擴大中醫藥的外延,充實其內涵。

山東省政協委員、聊城市城市管理局副局長孫慧芳建議:打造靈芝康養產業

“靈芝作為知名度較高但深入開發程度不夠的中藥材,未來發展潛力巨大。”孫慧芳建議,加快推動農戶種植良種化、基地種植標準化、

深加工產品多樣化、龍頭企業建設品牌化、品牌推介智慧化、銷售管道高端化。

全國人大代表、晨光生物董事長盧慶國建議:加快中藥及配方顆粒進入集采

盧慶國建議,儘快使中成藥進入藥品集中帶量招標採購的機制內,讓更多中藥生產企業公平參與競爭。同時,完善標準體系,

把中藥配方顆粒納入藥品集中帶量招標採購體系,促進中藥配方顆粒更好發展。

全國政協委員、黑龍江省中醫藥科學院副院長王偉明建議:國家支持中藥材產業創新發展

王偉明建議國家將中藥材產業發展納入預算管理,在國家農業產業園、產業強鎮建設和中藥材產業優勢區佈局、產業集群建設上給予支持。

同時,建議國家將中藥材種業創新發展納入政策支持範圍,在中藥材種子種苗規範化管理、野生資源保護、種子種苗繁育體系建設等方面給

予一定政策和資金支持。圍繞中藥材野生資源保護、種質鑒定評價、品種創新選育,依託省道地藥材資源研究中心,開展種質資源收集、整

理和評價,建立種質資源資料庫。啟動建設省級中藥材種子種苗品質檢測中心和省級中藥材科研育種中心,促進科技創新轉化,全面提升全

省中藥材種子種苗品質和供給能力。

全國人大代表、千味央廚創始人李偉建議:將食品產業納入產品品質提升重點產業

李偉從三個角度提出建議:一是建議在國家層面,將食品產業納入產品品質提升重點產業。建議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牽頭,對部分牽涉國計民生

、消費類的產業重點尤其是食品行業大力支持,出臺規劃推動產品品質提升。二是建議對食品企業在產品創新、行銷創新和模式創新上進行支持

和鼓勵。對食品企業建立技術中心、研發中心以提升產品競爭力的行為,由工信部門予以專項資金進行補貼和支持;鼓勵食品企業利用互聯網、

新媒體開展行銷活動;樹立一批在模式創新上的食品企業標杆,給與一定獎勵,同時允許模式創新的食品企業申請高新技術企業。三是建議食品

監管部門加強對食品行業全鏈條、多維度的監管。加強對食品行業上游企業的突擊檢查,從食品原材料開始把關,創新監管理念,從源頭上遏制

可能出現的安全風險。

結語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裏,我們看到監管部門從規範市場入手,聯合行動開展了最大力度的整頓,形成整治食品、保健食品市場亂象的合力,對

不法企業和違規行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和規範作用。

我們也看到,監管部門在積極的推進制度建設, 努力讓行業向著積極的方向發展。行業的一些現狀是歷史遺留問題與改革過渡相互交織的結果,必

須用改革的思維、創新的舉措化解矛盾、解決問題。營養保健食品行業走向成熟必經歷三個階段,從神秘化、到生活化、再到科學化,現在是生活

化階段的開端,消費者在成熟,優秀的企業在做正面的引導,產品在走進日常生活。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前所未有、機制明確:NMN 

2018年初,一個頗為拗口的英文詞,NMN,開始在成千上萬人們的嘴邊嚅囁。

這都是一篇講述NMN抗衰老功能的文章“華裔科學家發明世界首例‘長生不老藥 ’,能活150歲”惹的禍。

這篇文章一年以來改頭換面在網上反覆流傳,一時間NMN聲名鵲起,“滿村聽說NMN”。但隨即又有專家學者將之斥為“2018年十大流言”之一。

筆者也認同,以目前的科學證據衡量, 侈談NMN可返老還童讓大家長壽150歲,的的確確是言之過早,言之過甚。然而,NMN所具有的抗衰老功能卻絕非子虛烏有,而是確鑿有據。

故事源起4年前,時值 2013年12月, 哈佛大學教授 David Sinclair 在世界最權威的科學雜誌 “細胞” (Cell) 發表論文石破天驚地宣佈 :

1, NAD+ (煙醯胺嘌呤二核苷酸) 是長壽蛋白反應的組成部分(底物);

2, 補充NAD+的前體NMN(煙醯胺單核苷酸)可在哺乳動物改善幾乎所有的衰老症狀並有效地延緩乃至逆轉衰老。

拜讀Sinclair教授文章的次日, 便召集同事們開會,佈置攻關低成本綠色生產NMN的新工藝。

產品推出以來,本公司NMN的使用者成千上萬,既有德高望重的兩院院士、工業界泰斗,更多的則是辛勤勞作的普羅大眾。

新朋舊友服用NMN後,身體狀況改善,病患消弭的好消息更是無日無之,我內心的愉快與日俱增,這也是驅使撰寫此文的動機之一。

我的觀點和事實自然不盡完全,角度也一定有偏頗。拋磚引玉, 有教於方家,更可望化解大眾對NMN的神秘感?

NMN是何方神聖?

人體由約40萬億個大小有異,不同器官的細胞組成。這些細胞的正常運作和人體的生命活動端賴於體內的幾千餘種酶。酶又稱生物催化劑,是生命須臾不可或缺的通靈寶玉。

誠如著名生物化學家、195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阿瑟.科恩伯格(Arthur Kornberg)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 “酶負責生物體內所有代謝過程的運行,

賦細胞予生命和特性。任何一個酶的功能之異常都可能致我們以死地。

自然界裏沒有什麽東西比酶更具體而微和更不可或缺地主宰著我們的生命和生活,但可惜只有為數不多的科學家明白這一道理。”

而其中六分之一,約500-800餘種酶的功能須仰仗輔助因數或輔酶。

沒有輔酶,這幾百種酶便形同虛設。人體內一共約有近20種輔酶,包括輔酶Ⅰ( NAD+/NADH),輔酶II(NADP+/NADP),腺苷蛋氨酸,

ATP,輔酶A,磷酸吡哆醇,生物素等。每個輔酶對應幾個乃至幾百個酶,其中要數NAD+ 的用途最廣泛,因它是數百個氧化還原

酶的輔酶,負責產生體內95%以上的能量,並調控人體數百項代謝反應。

近幾年的科學研究更加進一步揭示除了作為幾百個酶的輔酶之外,NAD+還是維持諸長壽蛋白、修復DNA和維持免疫體系正常功能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