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探秘】NMN第二章

辛克萊爾(Sinclair)教授對NMN的安全性深信不疑,以至他親自服用。

結果當然令人鼓舞。47歲的辛克萊教授在每天早上開始服用500毫克NM

N丸之前,已經對他的血液進行了檢測,並被告知他的體內生物學年齡

為58歲。服用NMN三個月後,他再次接受了檢查,其生物學年齡為32歲。

母親2014年去世,他不無遺憾地說:“我的人生目標是讓人們活下來,

當我的母親過世時,我覺得自己沒有完成任務”。其實,辛克萊爾完全不

必自責,因為母親在50歲時被診斷出肺癌,並切除了一半的肺。她靠另

一半肺又活了20年,辛克萊說他認為這與她服用白藜蘆醇有關。甚至連“

醫生不知道如何治療她,因為他們從未見過這麼長的壽命。

如果說有一點遺憾的話,那就是母親從來沒有機會服用NMN,這深深困擾著

辛克萊兒,要是NMN的研發再早點就好了。在母親生命的最後,她的情況變

得更糟時,辛克萊把他的手提箱裏裝滿了NMN,登上了飛往澳大利亞的航班

。當他到達時,母親的情況好多了,醫生撤掉了呼吸器,她沒有服用NMN。1

2小時後她意外死亡。“我本以為NMN可以將她救回來,”他承認,“難道有人

不盡其所能去救自己的母親嗎?”

母親去世時,父親的健康每況愈下。聽力下降,視力衰退,很快就感到

疲倦,說話不斷重複,脾氣暴躁。正因如此,他開始用NMN6個月後他說

:“我不想顯得太過激動,但是,我感覺有些不同”。

他說:「我超越了我的朋友,他們經常抱怨覺得 年紀大了,而且再也無法

和我一-起去山上踏青。我和他們感 覺不同,我不感到疼痛或痛苦。我在健身

房劃划船機還贏過許多年輕人」同時,他的轉氨酶異常二十年後,竟又恢復正

常,讓他的醫生大感驚訝。      

這些時日, 他像個青少年-樣四處歷險,在風雪中徒步六天登上塔斯馬尼亞

最高的山峰頂端;騎三輪車穿過澳洲叢林;在美國西部搜尋偏遠的瀑布;在德國北

部森林玩高空滑索;在蒙大拿泛舟;在奧地利探索冰洞。他 顯然是老當益壯的代

表,只是壯得太不像他的年紀了。

在接受《每日郵報》的採訪時,辛克萊爾(Sinclair)還稱自己79歲的父親,

吃NMN一年半後,能激流漂筏和背包登山旅行,而且能在健身房輕鬆拉起115磅

的器材,正如有採訪者問NMN帶來的變化時,父親自己輕描淡寫說的那句:“只

是我所有的朋友都死的死老的老,而我沒有“。

現在辛克萊爾(Sinclair)已經是有一位兒子和兩個女兒的父親,妻子桑

德拉(Sandra Luikenhuis)擁有麻省理工學院遺傳學博士學位。辛克萊爾

在facebook和推特上毫不諱言自己每天堅持服用NMN,甚至給出具體的服

用劑量和方法,辛克萊爾自身在服用一段時期後,通過血液測算發現自己

的生理學年齡 年輕了20歲(50歲的年齡有30歲的身體)   

妻子桑德拉在發現了她們的兩個寵物狗服用NMN產生的不可抗拒的積極影響後也開始自己服用。
他的弟弟Nick長著白髮,長了皺紋,後來他指控辛克萊在他的小家庭實驗

中將他用作陰性對照。辛克萊(Sinclair)承認這個想法確實在他腦海中浮

現,但鮮血比科學還濃,現在他的兄弟也正在接受治療。

他弟妹40多歲吃了NMN後,又有了生育能力。甚至至少三分之一的科學同

事正在服用NMN,他的一位研究生的母親在絕經後也開始服用NMN,月經又來了。

在國際上,David Sinclair 受到同行的廣泛讚譽和支付。我們熟知的另一位諾貝爾

提名的抗衰老科學家蔣帕帕博士,也曾對David Sinclair 的NMN研發提供贊助支付。

儘管如此,並不是每個家庭都希望看到人們永遠活著。辛克萊爾(Sinclair)的大

女兒不同意他的工作,對於讓父親知道這件事,她的看法是沒所謂。她問他為什

麼,當前幾代人如此繁瑣地破壞了這個星球時,他認為讓遭受破壞的人們再度流

連是一個好主意。她不是唯一的一個。例如,埃默裏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

生物倫理學家保羅·魯特·沃爾普(Paul Root Wolpe)將長壽領域稱為一種自戀的追

求,並指出世代相傳對於創新,進步和社會變革是必不可少的。

辛克萊爾(Sinclair)踏進悉尼大學開啟基因工程和分子生物學的時候,面臨著巨大的

挑戰。當時衰老研究因為太超前了,所以在很多人看來簡直就是死胡同,前輩大佬曾

這樣告訴他,追求他的癡迷興趣弄清楚我們為什麼會衰老這簡直是一個錯誤。當時的

情形是連教科書或醫學論文中都幾乎沒有有關衰老的資訊。但祖母的性格激勵辛克萊

爾要不懼傳統,勇往直前。因為在大衛的心裏,從踏進大學的那一天起,他就堅信自

己未來的看見,抗衰老的未來是一片曙光!

當有媒體問他未來在衰老科學和長壽領域誰可能獲得諾貝爾獎時,辛克萊爾這位大科

學家毫不掩飾,他說,一個是他的恩師加倫特和另一位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女生物學

家Cynthia Kenyon,最有可能,當媒體繼續追問,有沒有第三個的時候?他直言說第三

個也有可能,他說他本人並不介意願意成為這個角色!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一位科學家

的謙遜與自信!

對於業界不同的聲音,David Siclair 態度開放,本著尊重的原則,他說對這些論文中發

表的結果和看法感到非常興奮,因為知識多總比沒有要好。目前的底線是,在自然科

學方面,科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儘管科學家之間存在競爭,通常(儘管並不總是)

友好的競爭。但是最終我們要做的是協作。科學家對NMN的瞭解正在幫助我實驗室中

專注於NMN及其類似物的研究人員。

以NMN為重點的研究人員正在學習的內容正在幫助我們的同事瞭解NMN。我們所有人

正在學習的東西有助於我們對最終目標的理解:減緩,阻止或逆轉人類衰老的療法和

療法,可以治療主要的衰老疾病,並且可以安全有效地做到這一點。不管它們叫什麼

或是誰發明的。

科學不分國界,養生不分平臺,一切能給人類健康帶來福祉的事物都是高尚的,值得

我們去分享和傳遞的,我們處於命運共同體當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上善若水,厚德載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