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長生不老藥”NMN對老年神經退行性疾病阿爾茨海默症有積極影響

一、什麼是癡呆?

癡呆是由不同病因引起,以記憶和認知功能損害為特徵的一系列綜合症狀群

。其損害的程度足以影響患者的工作和生活能力。 導致癡呆的原因有很多,

有的是因為神經退行性病變,有的是因為腦血管病變,有的是因為腦外傷,

腫瘤,感染,營養代謝等多種問題。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內科唐毅

二、什麼是阿爾茨海默症(老年癡呆症)

阿爾茨海默病是最常見的癡呆類型。占所有癡呆的60%以上,

在中國也被稱老年癡呆症。阿爾茨海默病是致命的腦部神經

退行性疾病。 它破壞腦細胞,導致記憶、認知、思考和行為

能力出現異常,嚴重影響人們的工作和生活,直到機體喪失

功能。由於神經元的變性, 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大腦會出現

兩種典型的病理性改變――beta-澱粉樣斑塊和神經元纖維纏

結。同時大量神經元的凋亡還會導致患者大腦廣泛、彌漫性的萎縮。

三、阿爾茨海默症(老年癡呆症)常見的症狀


早期:


在疾病早期的一些症狀經常會被病患的家人和親朋好友所疏忽,

甚至誤解是年紀大了或只是正常老化的現象,因為這些症狀都是

逐漸產生的,很難確定是從何時開始的。事實上,當老年人,甚

至是一些中年人,出現下述表現時,家人就應該警惕並到記憶門

診專科就診:
 1、出現語言表達較為困難的情形,家人覺得“前言不搭後語”,常常出現明顯的邏輯錯誤;
2、很難想起近期的事情和談話,經常忘記約好的事情;
 3、對時間產生混淆;
 4、容易遺失物品;
5、在原本熟悉的環境可能迷失方向 ;
6、對事情難以下決定;
 7、對事情缺乏主動性及失去了動機;
8、有時會出現憂鬱或躁動不安的行為;
9、對於日常生活嗜好及活動出現興趣缺乏的情形;

中期:


  當疾病進入中期之後,問題可能更為明顯。對病人而言在日常生活處理上可能更為困難,可能出現:
1、變得非常健忘,特別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及人名會常忘記,無法長時間單獨生活;
2、煮飯、清潔及上街購物等事情,很難獨自完成,開始變得非常依賴;
3、衛生問題需仰賴他人協助,例如上廁所、洗衣服及穿衣;
4、說話愈來愈困難;
 5、在住家及熟悉的社區附近也會出現走失的情形;
6、行為出現問題,如易怒、多疑、恍惚、重複、幻覺等。

末期:

末期病患呈現完全依賴以及喪失活動的能力。記憶喪失的情形非常嚴重,其他身體症狀也會愈來愈明顯,同時病患可能出現:
 1、無法自我進食;
2、無法辨認家人、朋友及熟悉的事物;
3、對於事情慢慢喪失了理解力與判斷力;
4、找不到回家的路,行走困難;
5、大小便失禁,在公共場所出現不適當的行為;
  6、開始需要藉由輪椅行動或臥床不起。


四、阿爾茨海默症(老年癡呆症)出現之前的十大警訊

別以為這是正常老化現象:
1、記憶力衰退、忘東忘西;
2、對時間、地點、人物感到混淆;
3、無法作一些日常生活工作;
4、個性、行為逐漸改變;
5、溝通困難;
6、判斷力減退;
7、心情時好時壞;
 8、常把東西放錯位置;
9、穿著不乾淨、不合宜的衣服;
10、做事失去主動性。

阿爾茨海默病是老年人癡呆的最常見原因,而衰老是最重要的危險因素。

線粒體功能障礙是神經退行性疾病的標誌,其形態和功能異常限制了在A

D中看到的電子傳輸鏈和三磷酸腺苷(ATP)的產生。

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許多生物學反應必不可少的輔因數,無

論是氧化形式(NAD +)還是還原形式(NADH)。NAD +和NADH在氧化和

還原代謝反應仲介導氫的轉移。NAD +是許多線粒體酶反應和適當的細胞

生物能代謝。隨著衰老,NAD +水準自然下降。在正常情況下,NAD +的喪

失會抑制細胞呼吸,從而導致線粒體ATP的產生喪失,並可能導致細胞死亡。

預防NAD +耗竭和細胞能量不足可能是神經退行性疾病的治療目標,並且是

神經保護機制。在哺乳動物中,四種途徑可以合成NAD +。NAD +可以利用

煙醯胺,煙酸,煙醯胺核糖苷或從零開始的利用色氨酸的挽救途徑(主要

途徑)合成。煙醯胺磷酸核糖基轉移酶(Nampt)有助於將磷酸核糖殘基轉

移至煙醯胺,形成煙醯胺單核苷酸(NMN)。NAD +由與單磷酸腺苷(AMP)

共價結合的NMN組成。酶NMN腺苷醯轉移酶(NMNAT)轉換到NMN NAD +在

一個步驟製備NMN的關鍵前體與增加NAD可能的治療意義+水準。此外,NMN

比NAD更可溶+在磷酸鹽緩衝鹽水(PBS)和溶於更有效地通過質膜。

我們證明了在NMN治療的AD雙轉基因(AD-Tg)小鼠中OCR的恢復,表明NAD +水準

可能是限制性的。為了進一步評估這種作用的基礎,我們測量了消耗NAD +的蛋白質

SIRT1和CD38的免疫反應性,並確定它們隨年齡變化以及NMN治療的功能而變化。此

外,我們在NMN治療的小鼠中發現了從裂變到融合蛋白的動力學變化。這是第一項

直接研究NAD +分解代謝的改善以及AD小鼠大腦中線粒體形態動力學變化的研究,該

研究利用即食前體NMN作為潛在的治療化合物。

我們已經建立了將NMN用作減少細胞NAD +的可行補充劑的潛在有希望的治療方案AD

小鼠模型中發現的缺陷。施用NMN可改善AD-Tg AD小鼠模型中的線粒體生物能,並減

少具有靶向神經元線粒體的螢光蛋白的小鼠的線粒體片段化,而沒有任何可觀察到的負面副作用。

本研究使用了尚未形成Aβ斑塊的年輕AD-Tg小鼠,每隔一天服用低劑量的NMN,持續一

個月。目前尚不清楚NMN是否預防或修復了線粒體缺陷。NMN處理後全長突變APP的減

少也可能在改善線粒體生物能功能中起作用。需要進行進一步的研究來檢查NMN對患有

疾病進展性疾病的老年小鼠的潛在益處。

此外,尚不清楚更高劑量的NMN或更長的給藥時間是否會更有益。通過顯示NMN可以改善

小鼠腦線粒體的生物能和動力學,我們得出的結論是NMN有望成為有希望的療法,用於對

其他已知NAD的神經疾病模型進行進一步測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